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

[來自石器時代的女孩]

  作者史賓莎 庫勒克,七嵗的時候隨著父母,連同姐姐和弟弟,去西巴布亞的熱帶森林裏,跟法虞族打交道,在那裏定居。父親克勞素研究當地的語言和文化,史賓莎把那裏當成遊樂場,無論是河流、泥沙、弓箭、昆蟲、小動物等等,什麼都可以玩,還會創造各種遊戲,教法虞的孩子去玩。史賓莎一家人留在法虞村落裏樂不思蜀!

   西巴布亞是印尼的一個省,在印尼的最東邊,在新畿內亞島的西半邊。那裏最大的城市是 Jayapura,那裏也有熱帶森林,住著超過二百五十種不同的原住民土著,各自有不同的語言。



  史賓莎一家人每隔一段時間,會乘直昇機到叢林基地達瑙比哈購物,每次回到家,家裏總有些日用品和衣服不翼而飛,明顯有法虞人趁機偷竊,令人感到無奈。


  克勞素希望用仁慈的心,以身作則感化法虞人。有一次,克勞素從達瑙比哈買了塑膠水筒回來,這時候一個年輕的法虞人跑來跟克勞素爭執,年輕人生氣地離開,突然轉身用石頭扔向克勞素,卻擊破了克勞素的新水筒。(原來在原始部落生活,水筒是非常珍貴和重要,可用來洗衣服、沖厠所、運載水及其他東西。)克勞素氣沖沖地衝前,要抓那個年輕人,但他聽到群眾議論紛紛,令他清醒過來,自己不是要展示寬恕與和平嗎?克勞素趕上前,抓住年輕人的手臂,用自己的額頭擦對方的額頭,這是法虞人表達親密的方式。克勞素的舉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讓法虞人見識到寬恕與和平。

  

  克勞素經年累月以身作則,偷竊事件越來越少。有一次,克勞素一家從達瑙比哈回來,發現四個法虞部落的人都來了,他們排隊逐一把曾經偷走的東西,放在克勞素家外的走廊,包烏酋長宣報族人不會再偷克勞素的東西了!

  當克勞素初到法虞部落的時候,發現族人習慣了仇恨,尤其是不同部落之間,不斷互相服仇,引起不必要的悲劇。其實在文明社會豈不是一樣,人與人之間不斷有誤會和矛盾,但不願意體諒及寬恕。人本來很容易會看到自己對的地方,卻不斷放大對方的錯處。

  沒有想到,法虞人因為克勞素而改變了某些思想和行為,難道這是明星效應嗎?克勞素在那裏顯然萬眾矚目,膚色白,身材高大,衣著和行為都與別不同,擁有各種先進的日用品,宣揚前所未聞的道理,也許已成為當地的大明星了!

  (這篇明明想寫來自石器時代的女孩,為什麼變成寫她的爸爸呢?世事難料。)

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

笑裏藏刀

  從前有一個部門經理A,我每次見到他,他都是笑容可掬,友善地打招呼。有一次,我路過他的部門,剛好看見部門經理A,兇惡大聲地責罵一個下屬,附近的人顯得不知所措,有人悄悄地離開現場,有人假裝鎮定,若無其事地繼續工作。我只是個路人,還是走為上著。本來身為經理,要罵下屬並不奇怪,但一個平日那麼和善的人,突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罵人,完全不留情面,完全不顧人感受,實在太出乎意料!


  自此之後,當我見到這位笑臉迎人的部門經理A,難免會想像他的內心有一座睡火山,外表有笑面作掩蓋,沒有見識過這座火山爆發的人,當然就不知道其可怕之處了!


  從前有一個部門經理B,喜歡說反話諷剌別人,例如有一個下屬做錯了事,部門經理B笑容滿面地說:「這位同事,真多謝你了!」這當然是反話,他其實是說:「這次被你害慘了,我要做善後和補救的工作,我可忙了!」這下屬相信也聽得明白,但他只好尷尬地點頭微笑,心裏當然不好受!


  原來要令別人難受,不一定要罵他,笑著跟他說話,也能達到效果,果然厲害人!


  從前有一個部門經理C,喜歡嬉笑地說隱語或相關語,意在取笑別人,例如他說:「你最近看來健碩了!」他其實想說你最近變胖了。例如他說:「你的文件做好了!不錯,太陽還沒有下山嘛。」他其實想說你做文件做得太慢了。


  這部門經理C,明顯喜歡挖苦別人,然後會自鳴得意,覺得自己很聰明,既懂幽默又能轉灣抺角駡人。其實這樣挖苦別人,偶一為之則無傷大雅,經常這樣做就顯得幼稚無聊,像個長不大的頑童!


  這三個部門經理,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臉帶笑容,要給人友善的印象,但是笑裏藏刀,突然之間插別人一刀,別人來不及招架。大家覺得這三人誰最難相處?誰最難應付?






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

仍然有人要上班



  聖誔前夕,Small U 介紹了一首聖誔歌 - It came upon a midnight clear,旋律輕快但沒有普世歡騰的感覺,有一點惘然失落,或是傷感無奈的感覺。

  這種若有所失的感覺,引發我寫這篇文。



  12月23日,冬至後一天,星期六早上,仍然有人要上班,在工商大廈林立的街道走路回公司。景物依舊,只是比平常冷清得多,表示大多數人已放假了。




  到午飯時間,許多人急不及待離開這淒清之地,令留守的人少之又少。大廈的管理公司為淒清之地佈置燈飾,給留守的人一點安慰。





  留守的人雖不怕寂寞,但怕肚子餓,要去光顧餐室,沒想到有些廚師不顧饑餓的人,這天根本沒有回來。





  還好有些廚師義薄雲天,就算顧客再少仍願意留守!



看!平日車水馬龍的餐室,也有寧靜的時光。





  寧靜的時光,原來也不太難過,太陽也要下班了。嗨,聖誔老人,雪人,白熊,麋鹿,你們都來了!這個聖誔,你們來陪大廈保安員吧。





Bye bye 留守者
祝  君聖誔快樂!


寂莫饑渴的時候,還有7仔在左近,是留守者的良伴。




  離開淒清之地,看見買菜的人,看來要準備豐富大餐過節!





  每個節日,總有人留在淒清之地,堅守崗位。其實就算在熱閙之地,也有人在崗位上盡忠職,為大眾服務。




祝福每一位在節日默默耕耘的人,理想達成,幸福快樂!
 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!




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

我們去買聖誔樹



男:準備好嗎?我們去買聖誔樹唷。
女:好吧,出發!


(1號聖誔樹)
售貨員:歡迎光臨,我們有各種各樣的聖誔樹。
男:我喜歡白色的聖誔樹。
售貨員:看看這棵如何,它叫做雪中閃耀。
女:真的像在雪中發亮,好有氣氛!



(2號聖誔樹)
男:這棵雪花型聖誔樹怎樣?
女:我覺得比較像一堆雪呢!@_@



(3號聖誔樹)
售貨員:也看看這棵抽象型聖誔樹。
女:好像在冷空氣中冒煙呢!
男:好詭異!



(4號聖誔樹)
售貨員:這棵聖誔樹叫做凌亂的電線。
男:噢,看了它令我很煩燥!
女:噢,那麼快走吧,看看其他的。

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

海鷗奇遇記



(https://images4.alphacoders.com/731/731821.jpg )


 
  草原上的草食動物,會不斷遷徙。天上的海鷗也如是,而且不分邊界,跨越陸地、河流、海洋。




otaru_002.jpg


  這天,有一隻海鷗 (我們叫牠做浪子吧。) 來到一個海岸。


otaru_003.jpg


  海岸上建立了一個水族館,海鷗浪子對這個水族館很感興趣。


otaru_004.jpg

  人類在岸邊築起堤壩,形成了幾個水池,水池中有海象、海豹、海獅及企鵝。這些動物聽從人類的指令做出不同的動作,然後飼養員會抛出小魚來餵食!


  海鷗浪子心血來潮,想作作弄一下海獅。牠瞄準機會,當飼養員抛出一條小魚,海鷗浪子俯衝至海獅面前,搶走了小魚,直接送進五臟廟裏!


  海鷗浪子回望海獅,海獅繼續喜孜孜地表演,等待人類抛出小魚作獎賞。海鷗浪子感到莫名的鬱悶,牠覺得海獅的生活方式太怪異了! 畢竟,海鷗浪子喜歡浪跡浮蹤,不會為了飽暖而放棄自由。


  海鷗浪子等海獅表演完畢,飛過去搭訕,海獅落落大方跟牠聊,說一早就習慣了有海鷗來搶食物,反正不會捱餓,被搶一、兩條魚沒有什麼大不了!


  海獅說知道海鷗過著遷徙漫遊的生活,牠說自己做不到,放棄安逸飽暖的生活,風險實在太大,反而自由對牠來說,是不切實際!





  現在,海鷗浪子見識了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,原來自己過著「從心所欲」的生活,其他動物不一定喜歡,自己覺得正確的,其他動物不一定這麼想,世事不會有絕對。


  海鷗浪子問海獅會不會覺得可悲?
  海獅說:「跟人類的生活比較,就不可悲了。人類每天都睡得不夠,每天一早就要匆匆忙忙趕去指定的地方工作,聽說要被困在工作的地方八、九個鐘頭,如果未完成工作就不能離開,離開的時候可能已見不到陽光了!可悲的是他們可能每天都在做不喜歡的工作。」


  海鷗浪子不敢相信,世上竟然有這種生活方式!




otaru_007.jpg


otaru_005.jpg


otaru_006.jpg


otaru_009.jpg

IMG_20170417_125221.jpg

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

時代變遷2


  時代的變遷,使人的習慣也改變。


(1) 報紙

  擠迫的地鐵車箱裏,一個老伯站著閱讀報紙,他的雙手根本不用握扶手,也能牢牢站穩。站在前面的女子,忽然回首說:「那麼擠還看報紙,你的報紙插到我了!」老伯緩緩抬起頭望了女子一眼,然後若無其事繼續看報紙,女子則繼續自顧自嘮叨下去!


  在以前的年代,車箱裏不也是很多人看報紙嗎?現在的人要看新聞,大概改在網站上看吧。以前看報紙是一種風氣,是重要的精神食糧,有些人買一份厚厚的報紙,其實只是看數頁罷了。現在的人如果只想看數頁的報紙,當然在網上看就可以了。


  現在這個年代,在擠擁的車箱裏看報紙,會受歧視呢!一個人雙手打開報紙,確是需要不少空間,報紙很容易會接觸到別人。從前沒有智能手機的時候,很多人也在擠擁的車箱裏看報紙,那時候的乘客似乎比較體諒別人,比較能接受報紙滋擾。



(2) 停電

  在辦公室裏彌漫著忙碌的氣氛,大家埋首在螢光幕前工作。突然所有的螢光幕都轉黑了,電腦停止運運作,辦公室局部停電。大家唯有放下工作,伸懶腰、去洗手間、去喝水等等。電力仍沒有恢復,大家沒有事可做,漸漸都玩手機了。這個時候,所有人都逃避現實中的煩憂,進入多姿多采的手機世界了!


  如果在以前沒有手機的年代,辦公室停電無法工作,公司又不讓員工離開的話,員工只有發呆嗎?或者會跟同事聊天八卦一番吧。如果在不依頼電腦的年代,可能點了蠟燭又能繼續工作,但會擔心蠟燭燒著文件,引起火災吧!


(3) 轉載









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

與別不同的外婆




  昭廣有個與別不同的外婆!
  昭廣初中的時候,拿成績表給外婆看,分數都是最低的 1 分 和 2分,最高的 5分當然就高不可攀了。


  外婆竟然說把一分和兩分都加起來,那麼就有五分了!人生就是總和力,不是單單看一方面。作者認為讀書不好的孩子不用自卑,可發掘其他的專長,找其他的出路!


  那時候是二次大戰後的日本,難道當時的人都像外婆這樣想嗎?我覺得是外婆特別超凡脫俗,不盲目追求學業成積,不覺得成績差是罪過。每個人有自己的長處,要走不同的路,不可能每個人都有好的學業成績。這是多麼先進的觀念呢!


  昭廣這段輓事令我想起「求學不是求分數」這句話,有些人讚同,也有些人反對。我覺得大家爭論不休,是因為雙方對「求學」的理解不同。


  有些人認為「求學」就是到學校上課,上學就會有考試,考試就要爭取好成績,有好成績才能上大學或者得到好的工作。假如說上學不求分數,成績全部不合格,那就會影響前途了。


  另有些人認為「求學」是學習智識,大多數孩子通過到學校上課達到目的。我覺得昭廣的外婆也是這樣想,上學主要為了學習智識及學習待人處事,而不是為了考取好的分數。因此,無法考取好成績的孩子,就不要拘泥於分數,不如想辦法另覓出路更好!


  其實兩方面的人,連「求學不是求分數」這個題目的解釋都不一樣,怎麼能辨論呢?註定「雞同鴨講!」


  看完留言後總結一下:求學是求分數還是求智識,見仁見智,價值觀不同就有不同的看法。有些學校重視求分數,也些學校重視求智識,相信各有棒場客。
  每個人的資質、長處和興趣都不同,發展的路向也不同,不能夠只看一個人的成績表,因為人生是看總和力!